当前位置: 首页 > 什么药可以让女人催情 > 17岁少女自曝四年天天接客吃避孕药(图)

17岁少女自曝四年天天接客吃避孕药(图)


/ 2020-09-11

  本报讯 昨天,微博关于一位13岁少女被强迫的长微博被大量转发,转发4000多次,回复达1400多条。

  这个微博是个丽水姑娘发的,姓瞿,今年17岁。根据微博描述,不幸发生在她13岁那年。在那年,她失去了父亲,母亲因此受刺激去了精神病医院治疗。

  小瞿在微博里说,家里出事后,在宁波做生意的小姑和小姑父可怜她,把她接到宁波,照顾她的生活,当时她在慈溪长河镇小学读三年级。

  “我来到了表姐在宁波古林镇开的一家小鞋店,才看了三天店,就把我一个人关在店里,送饭给我吃,大概关了两三天后,表姐把我带到另外一个陌生的城市——浙江省台州市峰江(注:应该是峰江街道),表姐把我带到一个房间里叫我看会电视。

  然后,就直接叫了她一熟客进来了,进来后那男人马上把门关起来立刻扑了过来要我,当时我吓得直打哆嗦,我就叫表姐,救命啊!那男人一定要强迫我!我就抓他脸,咬他。

  我拼命挣脱跑到门口,他用高大的身体挡在门口不让我出去,我坚决反抗,那男人生气地打了我一巴掌,他说:我是陈××和季××叫来搞的,说完走了,后来我就一直哭。

  直到陈××和季××又把我带到另外一个房间。有个男人就在房间里,陈××马上把门关上,那男人就把我抱到床上,开始我了。

  小瞿说,一年365天,没有休息天,天天要接客。每天要接10多个乃至几十个客人,如果做不到,还要挨打。

  那年,小瞿还不到14岁。而她的表姐和表姐夫让她吃避孕药,甚至来例假,让她吃止血药,她还遭到表姐夫……

  3月25日,小瞿向温岭市城东派出所报案。据小瞿说,报案后4天,表姐的弟弟打来电线万元,求和解。

  这条长微博,其实背后的真正写手是小瞿的小姑父,他说ID名字是因为写错了,把瞿写成了翟,一字之差,“小姑娘就姓瞿”。

  事实上,这条微博第一时间发布是在4月11日晚上8点40多分,但第一条微博并没引起很多重视,小瞿的小姑父就参考现在网络上@微博达人的做法,他也@了很多微博达人和官方微博,直到昨天中午,这条令人揪心的微博才被打捞起来,随后很多人转发。

  直到今年年初三,小瞿的二姑妈接到季××——小瞿的表姐夫的电话,“我跟他说,叫小瞿今年回来过年,他同意了”。

  这才有了小瞿被骗4年多的第一次回家,但就在她回家前,还被表姐夫强迫接客。年初七那天,小瞿回到景宁,去二姑妈家住,“晚上就跟我睡”,然而半夜里,二姑妈听到小瞿的动静,“她翻来覆去睡不着”,“又突然在喊救命啊救命”,二姑妈一问,小瞿就哭了,可什么也没说,“我以为是她这几年在外面吃了苦,等过几天再说吧”。

  二姑妈有个女儿比小瞿大几岁,还没有男朋友,二姑妈说自己把小瞿和女儿换下的衣服放在一起洗,“洗着洗着,我发现她的有东西,不像是姑娘家的”,二姑妈喊小瞿,小瞿正在客厅里看电视,一看二姑妈的表情,就哭了。

  “大声的哭,什么也不说,我只好先稳住她,叫她好好说”,小瞿抱着二姑妈哭了很久很久,才说起了自己被人折磨的那段日子。

  “我听了,难过死了,真的,抱着她哭了三天三夜”,二姑妈担心小瞿这几年会不会感染了什么疾病,不及时治疗人就毁了,就带着小瞿去丽水医院检查。

  医生说小瞿长期吃避孕药导致了内分泌失调,而且还感染了梅毒等,需要治疗,二姑妈说小瞿回来后,一直在吃药,做调理,现在比刚回来时好多了。

  这些日子,小瞿的脸色渐渐好起来,但心里的结却永远在了,她已经很难忘记心灵蒙受的羞辱和伤痛,所以她坚持去报案。

  在微博里,小瞿讲到“在接客过程中曾几十次被抓到城东派出所去,总以为从此可以解脱了,没想到一进去不问不理地关你几个小时,签个字就叫季××来接我走了,一次次的解脱希望,变成了一次次的失望!因为我听见表姐和表姐夫讨论说他们在派出所拉关系花掉了几十万元,还经常和一名叫小黑的联系。”

  温岭市公安局宣教科范科长说,他们关注到这条微博后,十分重视,目前已经成立了专案组,专案组成员有城东派出所、刑侦大队还有纪委的民警。针对微博中提到的“小黑”,他们还在调查中。

  得知小瞿的遭遇是在4月10日,她已经从丽水景宁县到了余姚三七市镇,小瞿的小姑妈在镇上的市新东路旁开了一家服装商场。

  午后小镇的集市并不起眼,没什么人气,以至有个陌生人出现,都能引起街坊的警觉,小瞿的事情足以在镇里称得上爆炸性新闻,路边卖菠萝的、削甘蔗的都能说上一二。

  老远看去,小瞿的家人就等在商场门口,见面后首先核实身份,看记者证,之后把店内的客人清空,再用一把钢锁往玻璃门把手上一插,歇业避客以防任何人的打扰。

  在这件事情上,这家人的态度是矛盾的,希望曝光让所有人都知道,时而又希望冷处理,毕竟家丑不可外扬,何况目前看来伤害小瞿的也是自家亲戚。主要操办这事的是小瞿的小姑父,他说自己起初并不想插手,实在是对方太缺德给逼的。

  一切小心翼翼地布置之后,家人才把小瞿从楼上陪下来。尽管我有预想过如此遭遇的女孩会是什么样的状态,但见她的第一眼,还是令人吃惊,或许是长期服用避孕药导致内分泌失调,她长了一脸的痘痘,还有疲惫、害怕、慌张的神情,穿了一件粉绿相间的外套,一条故意磨破打补丁的牛仔裤,双手插在两腿间默默地坐下,没有任何招呼,回避与人对视,难以想象眼前的女孩只有17岁。

  家人向小瞿介绍了记者,告诉她放心把事情讲出来,我们是来帮助她的。接下来除了家人的讲述之外,偶尔问她,就只是一问一答,每个回答都只有“嗯”、“是的”、“不知道”、“忘记了”。

  家人解释,从正月初七回到家之后,他们就发现女孩已经变得完全令他们陌生,印象里活泼开朗,现在却沉默寡言。

  小姑父说,在余姚的10多天里,她没有主动找家人说过一句话,哪怕一起吃饭的时候,有人问她便答,但很多时间都是低着头,坐得远远的,心事重重。家里把10多个平方米的小房间给小瞿,为了让她有安全感,还让二姑妈陪她睡,但小瞿从没睡好过,凌晨四五点就醒来了,家人认为这跟她之前的作息有关。

  在跟我一字一句的对话中,女孩时不时掉下眼泪,将家人递过来的纸巾不断地揉搓着,有时直接把头埋在桌子上,或者背对着你,回忆成了她极不情愿却又不得不做的事情。

  小瞿说,她工作的环境非常简陋,只有一张床,她被要求穿上暴露的衣服和,站在店门口主动招揽客人。说到接客的数量时,她哭了出来,从晚上6点到第二天凌晨两三点,长达几年的时间里,难以想象每天最后一件事,都是用一粒避孕药来结束,然后躺下等待第二天开工。

  令人难过的是小瞿说,每次接客定价为80-100元,也有少的给50元,这些钱小瞿收来之后都要上交,一分不许留;她被要求每次时间都必须控制在15分钟之内,最好2分钟搞定,超时5分钟加50元,超时10分钟再加100元,但小瞿说她都不愿意加收人钱,她还会故意拖延时间,这样意味着同一晚上能够少接几位客人。

  我提出想和小瞿单独说会话,随后到了二楼一个客厅,就只剩我和她,氛围略微轻松了些。我说,你似乎讲话的时候都不愿意看着别人。她说,她害怕看到男人,家里几个姑父她也害怕正眼看他们。之前在台州,那些客人她也从来不去看面相。在之前的几年里,她曾因为跟客人讲话而遭到毒打。

  小瞿说,几个月前见到了精神病院里的母亲,她用在超市当收银员来搪塞这几年的经历。而母亲除了说自己不愿意住院之外,没有再多关心女儿什么。

  在小瞿表姐夫发给小瞿的短信中这样说道:我带你出去做是我的不对,我对你如何你心里要明白,这几年来总是我在关心你,你生病的时候总是我带你去看,你妈那也是我带你去看,做这一行的人很多,不是我们一个,我也是希望你能自力。

  根据家属反馈,因为媒体的关注,警方开始重视这个事情,小瞿情绪也好了点,似乎看到了希望。之前令这家人气愤的是,小瞿说自己十几次被带去派出所,每次被关24小时,一声不吭。家人觉得女孩明显看起来就是未成年,为什么从来不问清楚解救女孩。

  一季度GDP湖北襄阳酒店火灾北京男童携H7N9病毒凤凰称索票正常逝世24周年云南镇雄在押人员逃跑领导孩子不上职校华西村5星级酒店亏损温州死亡官员尸检武汉摊贩与对跪北京二手房网签大跌广西住建局领导门牌住建部原副司长获刑四川跑酷爱好者失踪温州24岁副镇长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